章節跳轉

    小結:

    1. 能源和食品價格上漲使通脹保持在高位,那麼考慮到非核心項目的價格不敏感,央行以更高的利率抑制需求的誘因將減少。
    2. 我們建議在 2022 年以合理的價格、高品質價值股為導向,搭配和可持續的收入追求增長作為投資主軸。

    經濟的V 型復甦再次受到了干擾。油價在過去兩年的時間漲了一倍,這通常會抑制經濟發展,甚至導致衰退,近期油價自2014 年以來首次突破 100 美元心理關口,這可能會形成油價進一步的上漲動能。我們也在許多其他方面觀察到,維持了5 到 10 年的常態面臨結束。例如近十年以來,短期利率一直經常性地在零附近波動,現在它們又回到了正值區域。負利率債券從 2014 年的首次出現,並一年多前增長到 18 兆美元,但現在正在迅速消失,如今僅佔全球市場的 4 兆美元。日本的殖利率曲線也發生了顯著變化,10 年期主權債收益率回到了 20 個基點,就像 2016 年安倍經濟學達到頂峰時一樣。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國的主權債利差雖然尚未回到 2012 年的危機水平,但仍處於 2017 年以來的最高水平。過去幾週,由於資金一直在流出公司債券市場,一連串的發行人現在都面臨困境。

    負利率債券正從市場上快速消失

    在 2021 年底,我們談論的是如何在 2022 年實現軟著陸。現在這已經轉變成我們是否可以避免硬著陸。過去兩年的經濟走走停停的周期可能會繼續,但現在不再是因為新冠病毒相關的限制措施,而是軍事行動的影響。

    我們預測,今年企業每股收益 (EPS) 水平將趨於平穩,並且盈利修正比率象徵性地轉為負值,年初時本益比處於高位,讓股市不會獲得太多支撐;然而,我們看到市場快速輪轉向較便宜的標的,遠離超大型股和“不惜一切代價增長”型類股將有助於保持估值合理,並防止市場破裂。

    各國中央銀行的任務看起來很艱鉅。我們面臨至少是暫時性的通貨膨脹脫離控制,在過去十年中作為上限的 2% 通脹目標更有可能成為下限。然而,如果能源和食品價格上漲使通脹保持在高位,那麼考慮到非核心項目的價格不敏感,央行以更高的利率抑制需求的誘因將減少。雖然西方的一些緊縮在短期內看起來不可避免,但中國央行面臨的很可能是何時放鬆,而不是是否放鬆。

    我們建議在 2022 年以合理的價格、高品質價值股為導向,搭配和可持續的收入追求增長作為投資主軸。雖然它們可能無法與 2021 年的驚人回報相媲美,但它們可以提供更好的通膨避險。隨然短期內在油價飆升的背景下對石油有利,但高水平的 ESG 意識仍然是建立更穩健的長期投資組合的重要途徑。

    SITE-MKT-EXMP 2203-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