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跳轉

    烏克蘭爆發戰爭對全球經濟的主要影響是嚴重干擾商品市場,繼而很可能加劇停滯性通膨風險。就此,歐洲央行表示,經濟陷入衰退的風險增加,故採取較為審慎的政策立場。我們預測,聯準會在現階段會維持較為鷹派的言論,但最終的升息次數可能少於市場預期。

    首先,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釀成人道悲劇,而這悲劇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也開始受到關注。

    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衝突迅速惡化,但直至2022年3月3日為止,對經濟的主要打擊是嚴重衝擊商品市場。我們認為商品價格會持續高漲,繼而推高通膨及拖慢成長步伐。這意味著歐洲陷入經濟衰退的風險急增,尤其是如來自俄羅斯的大宗商品供應在未來數月以至數週受到干擾。

    艱難的抉擇

    聯準會、歐洲央行及英國央行本來已經陷於通膨升溫與成長放緩的兩難境地。烏克蘭戰爭並無改變這個基本局面,反而可能加劇高通膨及低成長的趨勢。各央行正面臨艱難的抉擇:應該甘冒打擊經濟成長的風險採取強硬行動控制通膨,還是應該為了維持成長而放任通膨升溫。

    對於美國來說,衝擊主要來自供應方面,繼而可能波及通膨預期。烏克蘭戰爭可能干擾石油供應,是影響美國經濟的最主要一環,有可能延長通膨升溫,令通膨推遲至第二季度而非第一季度見頂。我們仍然預測聯準會會於今年升息3至4次,但迫在眉睫的停滯性通膨危機將促使央行更加審慎。僅在大約一週之前,多個市場反映2022年將會升息6至7次的激進預測,目前似乎變得不太可能,原因是急劇升息很可能增加衰退風險,加上沉重的負債限制了升息步伐。

    然而,歐洲央行面對的情況更加複雜。如天然氣供應受到干擾,將對歐洲造成很大打擊,因此歐洲央行放軟立場的可能性增加。我們預期央行會以成長為優先,因此不太可能於3月或6月停止量化寬鬆措施,甚至有可能擴大量化寬鬆。對於歐洲來說,切斷與俄羅斯的各種金融往來應屬可行,原因是區內銀行資金充裕,有較高的資本緩衝以避免爆發「金融災難循環(financial doom loop)」。儘管如此,歐元區的確面臨重大的成長風險,自俄烏爆發衝突以來,對歐洲央行的升息預期已急劇下調。

    我們之前預測,各國央行為了挽回市場對其調控通膨能力的信心,將會採取「與德拉吉反其道而行」的升息行動。於2012年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最嚴峻之時,時任歐洲央行行長的德拉吉(Mario Draghi)揚言歐洲央行準備「不惜一切」拯救歐元。當年,市場參與者深信德拉吉的承諾,最終歐洲央行甚至毋須真正採取行動。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市場相信各央行會不惜一切迎擊通膨,而央行似乎希望透過營造一個心照不宣的升息前景來促使市場自行收緊的金融環境。在現階段,聯準會仍會堅持其「與德拉吉反其道而行」的升息劇本,但歐洲央行幾乎已經肯定被迫轉向較為溫和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