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Start

【富達觀點】土耳其需破釜沉舟

土耳其隨著里拉的大幅貶值,土耳其金融市場持續向下探底。土耳其里拉目前的走勢跟第二季時的阿根廷披索走勢相似,當時阿根廷披索的貶值帶來了IMF 500億美金的金援與破紀錄的升息。要根治土耳其的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進行財政與貨幣政策干預及經濟改革,但問題在於政治上是否可以達成協議去執行上述政策。

土耳其總體經濟的逆風

土耳其經濟發展上的挑戰相當多且為外界所熟知: 過熱的經濟、對外界融資需求較大、經常帳赤字問題、雙位數的通膨率、外匯存底較少、且私人部門的債務較高。因此,過去幾年投資人對現任總統的信心不足,尤其在6/24內閣進行改組後,更影響投資信心。

管理土耳其經濟與財政當局近期無法控制匯價也顯示當局缺乏應對危機的能力。近期的通膨率預期上升20%彰顯了土耳其央行17.75%利率水準的不恰當。外資已經用資金流向來投票,外資正逐步將資金撤出土耳其,更導致土耳其國家經常帳的不穩定,而現在穩定的經常帳正是土耳其迫切需要的。

土耳其的解決方案很直接

雖然土耳其的經濟面臨許多挑戰,但其實仍有很多解決方案可因應下滑的投資信心與資產價格。一個較積極的升息幅度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像5月時阿根廷政府強力升息1000bps是這類事件發生時很好的解決方案。當然大幅升息可能會導致經濟放緩,甚至是經濟蕭條,但是可控制對進口貨物的需求,進一步解決赤字問題。

在重要位置上安排務實的技術性官僚也是另一個具震撼性的因應方案,也可降低國家長期財政成本。結構性改革很有效,包含鼓勵製造與出口部門的擴張,可分散國家經濟對消費與建設的依賴。

土耳其與西方詭譎的外交關係,尤其是對美國,也是外國投資人關注的重點。節約的財政政策也很歡迎,尤其當私人部門有較大的外債壓力。其它有益的政策包含稅務改革以擴大利潤基礎、增加國家儲蓄率、保障中央銀行的獨立性及增加勞動市場的彈性。

資本控管

最近資本控管也被討論,尤其當里拉大幅貶值時。但資本控管對土耳其來說無法適用,因為土耳其是一個開放經濟體且有較大的外部融資需求。如果土耳其要執行資本控管,必需要結合其他措施才有可能發生效用。

而土耳其接受外部融資支持,如IMF或其他主權基金援助,也被市場討論。當然所有措施都很歡迎,但若土耳其開始自我治療的步驟且回應市場需求,也不見得需要外部融資需求。

土耳其的經濟仍有其機會,如具備活力的企業、地理位置絕佳、廣大的受教育階層、及良好的銀行體系。要解決此次危機的方案很多且很明顯,問題在於政府是否願意執行。

整體新興市場挑戰不斷

當土耳其正在解決其各項挑戰時,整體新興市場也同樣挑戰不斷。成熟國家逐步退出寬鬆貨幣政策的變數是固定收益市場眼前最重要的議題。而中美間的貿易爭議也對新興市場造成影響,尤其新興市場對全球貿易相對敏感。在美國強勁的經濟與其他經濟體的利率差異,都顯示美元價值仍被低估。新興市場也面臨經濟放緩與較高的通膨壓力,再再都讓投資人卻步。其他如巴西選舉、俄羅斯經濟制裁與中國持續降槓桿等,也讓新興市場持續面臨挑戰。

你可能有興趣了解

image
歐洲市場
義大利政治動盪,引發股債市震盪。隨著聯合政府籌組失敗,以及再度改選國會的可能性增高,政局動盪的情勢何時會結束不得而知,我們認為市場波動將持續加大。然而
image
歐洲市場
大體而言,明年歐洲央行宣佈逐漸縮減量化寬鬆,普遍符合市場預期,鴿式減債策略,帶動歐元走軟、歐股漲。
Content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