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Start

疫情下企業運作出現「新模式」

富達投資總監觀點:疫情下企業運作「新模式」出現

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爆發,加速了原本早已在「轉變中」的經濟及政治態勢。民粹主義升溫,政府為了因應經濟不公平等社會問題,選擇增加支出。現在為了控制疫情,各政府被迫加碼掏出更多錢。政府的開支幅度已經暴增來到戰爭時期的水位。

撰文:Andrew McCaffery,全球資產管理投資總監及Romain Boscher

在這次經濟停擺中,那些過度槓桿或忽略環境、社會和管治(ESG)的公司及行業可說是頭號受災戶。

我們進入了一個新模式:財政穩健、擁有可持續發展模式、著重ESG風格、獲得政府支持並具備國家重要性的公司,這一類的公司存活率最高。政府干預性的措施對投資者而言,有利有弊,其中的差別取決於政府如何落實這項新模式。

富達投資總監Andrew McCaffery說明,對政治環境敏感的行業已經獲得政府支持。另外,出現在金融危機中的「國家冠軍企業」 (national champion),部份銀行明顯較同業獲得更大的支持,而且它們取得的支援措施規模是前所未見的。

財政支持以換取國有化

如同在金融海嘯期間,部份銀行被全面或局部國有化,目前具有系統重要性的企業,也會獲得政府注資,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些被資助的企業,必須以未來盈利、償還貸款、可換股債券或直接股權交換等方式,來彌補被政府神救援的代價。

以英國為例,政府有意向部份航空公司提供紓困措施,而條件就是公司股權交換。為應對這次危機,公司和政府皆大舉借貸,但目前無法知道舉債金額有多少。

可持續發展是關鍵因素

從商業模式和股東的角度來說,可持續發展與公司存亡的關係漸趨重要。隨著更多公司轉型發展線上生意,面對新模式所帶來的挑戰,那些依賴槓桿來經營的舊有商業模式在最近數周承受了沉重的壓力。

對股東而言,企業活動帶來的社會回報更見重要。疫情發展過後,我們更依賴超級市場維持糧食穩定,也需要製造商暫時投入生產必須的醫療設備,以供醫護人員使用,同時還需要企業配息來為退休人士提供收入。在當前環境下,那些沒有善待員工的公司,其聲譽將會受損。

「在牛市期間,ESG或許被視為奢侈品。不過在熊市期間,它卻是十分重要。」全球股票投資總監Romain Boscher這樣觀察。

投資者關注ESG議題,這也讓石油等面對長期結構性問題的產業開始衰退,如果這些產業「突然死亡」,其實也不令人意外。石油需求銳減,加上沙烏地阿拉伯大幅增加供應,衝擊了其他產油國,這些現象加劇了持有能源資產的風險。

McCaffery指出:「主動型投資經理可運用ESG方法,來分析公司的獨特性及營運模式。究竟公司如何滿足投資者的期望,又如何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保障自已,當市場逐漸回復正常時,可以如何吸引更多資金投資呢?」

無風險投資不復存在

這次危機不但改變了投資者對公司、估值和建構投資組合的想法,也改變了他們對風險的看法。最近美元被追捧,黃金等傳統避險資產的表現卻未如預期,隨著政府債券利率跌至歷史低位,投資者的回報不多,甚至還得承擔更多政府債務膨脹的風險。

Boscher補充說:「這次危機將大幅影響投資者的觀感。市場再沒有避險的資產,因此投資者必須在不同的風險中作對沖;無風險資產已經消失了。」

不少國債所提供的保障和回報已經不及從前,因此投資者未來應聚焦發掘那些有能耐將業務活動回復到危機前的水準,而且能在未來十年創造佳績的公司。實力最強、良好管理和財政靈活的企業最有機會成為未來的贏家。同時,能在政府主導經營的環境下,把握數位化發展優勢的公司也有脫穎而出的機會。 

你可能有興趣了解

image
富達分析師調查
2020新冠肺炎疫情來的又猛又急,重創全球經濟。富達股票和固定收益分析師George Watson的一項調查發現,中國身為第一個疫情受害國,也將最快從這波經濟大
image
富達分析師調查
為了因應2019年底以來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醫療系統、貨幣及財政政策都有志一同,採取相同策略來對抗疫情帶來的最壞影響。但對全球的企業來說,這波疫情意味著稅務
image
富達分析師調查
市場不明朗,不代表投資人應該轉抱現金或避險資產。以下五大原因,告訴你如何排除短期的投資雜音。
Content End